賭場在亞洲遍地開花

發布日期: 2017年5月4日

        亞洲地區將有多家賭場相繼開業。伴隨區域內經濟增長、跨境往來日益活躍,為了吸引遊客,越南和韓國均制定了數千億日元規模的大型項目。而在新加坡,引進賭場後的旅遊收入翻了一番。從招商一方來看,與擔憂賭場帶來的成癮性等消極方面相比,更期待賭場成為振興旅遊的催化劑。因看好市場的擴大,亞洲企業涉足賭場運營的動向正在加速。在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的越南中部古城會安,投資約40億美元的博彩渡假村「南會安」的建設正在推進,計劃2019年開業。承擔這一業務的香港綜合性企業周大福還計劃在澳大利亞建設賭場。

        在韓國濟州島,香港上市的賭場運營企業藍鼎國際發展將於2017年10月投資約24億美元,開設綜合娛樂渡假村「濟州神話世界」。此外,在仁川機場附近投資約11億美元修建的韓流文化綜合渡假村「百樂達斯城」將於4月開業。日本世嘉颯美控股(SEGA SAMMY HOLDINGS)也向其運營企業出資45%,將參與賭場運營。賭場項目相繼上馬,是因為投資和運營方看好亞洲區域內不斷增加的遊客的旅遊消費。中國遊客成為了主要客戶。2015年,中國的累計赴境外旅遊人數達到1.2億人次,在5年裏增至2倍以上。此外,來自中國和東南亞遊客的支出從購物轉向體驗型消費的傾向也在加強。新加坡很早就開始應對這一趨勢,2005年一改此前對引入賭場的謹慎態度,在2010年開業了2家設有酒店和會場的綜合渡假村。2016年的旅遊收入約為248億新元(約合人民幣1220.63億元),增至2009年的約2倍。新加坡的賭場對本國國民收取100新元(約合人民幣492.19元)入場費。通過這種手段限制國民進場,以防賭博上癮和治安惡化。「新加坡模式」的成功刺激了希望通過旅遊業帶動經濟增長的各國政府。

        提出「觀光立國」的日本也是其中之一。2016年12月,日本通過了推進建設以賭場為中心的綜合渡假村的法案(簡稱:賭場法案),開始著手引入賭場。美國米高梅國際酒店集團(MGM Resorts International)等賭場巨頭將人口眾多、訪日遊客不斷增長的日本視為潛力市場,宣佈討論進行100億美元的投資。美國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as Vegas Sands)主席蕭登·艾德森(Sheldon Adelson)2月甚至表示,「進軍新加坡是(為進軍日本)熱身」。

        由於亞洲賭場市場迅速擴大,「競爭者們」也隨之增多。此前大型賭場渡假村主要由美國和澳門企業運營,今後將運營賭場視為商機的亞洲企業也將進軍。菲律賓的大型賭場企業布魯姆貝瑞渡假村公司(Bloomberry Resorts Corporation)討論進入韓國和日本。柬埔寨的金界控股(Naga Corp)正在俄羅斯遠東海參崴建設賭場。

        各國民間企業響應政府號召的行動出現加速。香港的證券企業里昂證券(CLSA)2月歸納的推算結果顯示,日本的賭場市場規模達每年250億美元,可以與澳門(270億美元)相媲美。如果日本建立賭場,以澳門為中心的亞洲賭場勢力版圖可能會重新洗牌。

 

 

新聞來源: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圖片來源:馬尼拉一家賭場(2017年2月,小高顯攝)